协会通知 协会领导活动 年会聚焦 秘书处通知 年会聚焦领导声音 培训与展览 区域通知 研讨会 协会日常工作 政府服务 协会活动 会议与考察 理事会动态 科技环保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协会工作 > 领导声音 >

专访中国金属工业协会再生金属分会会长王恭敏

时间:2010-11-03 14:5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分享到:
记者:新锐 题记:他在有色金属行业兢兢业业 45 年,他说, 工作已经成了我的习惯 ; 他说, 我们那个年代,就是要到国家需要的地方去 ; 他说,不亲自调研,不能掌握实际情况,就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也就不可能做好工作,于是,一个年近古稀的人,仍旧奔忙
  

记者:新锐

题记:他在有色金属行业球磨机兢兢业业45年,他说,工作已经成了我的习惯

他说,我们那个年代,就是要到国家需要的地方去

他说,不亲自调研,不能掌握实际情况,就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也就不可能做好工作,于是,一个年近古稀的人,仍旧奔忙在企业调研的第一线;

从记者采访开始到最后,一直能感觉他是一个和蔼可亲、非常开朗的领导……


 

“到国家需要的地方去”

  者:王会长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

王会长:你好。

  者:我们了解到王会长1965年从北京科技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有色金属行业球磨机,一干就是45年,当时从事有色金属行业球磨机的工作应该是组织分配吧?为什么最终会选择了有色金属行业球磨机

王会长:我们那个年代,基本上不是自己选择职业和工作单位,都是由学校统一分配,要服从国家的需要。

  者:您学的是有色金属这个专业?

王会长:我在北京钢铁学院学的矿山专业,现在母校已经改名叫北京科技大学。我学习的这个专业包括了钢铁、有色金属、稀贵金属等,总而言之,就是冶金工业,其中像采矿、选矿、冶炼、加工这四大环节学校都设有专业课程。

  者:那您从事有色金属行业球磨机应该也算是专业对口了。

王会长:是啊,那个年代就希望专业对口,至于到哪个单位,国家或学校都有分配计划。我们那个时候强调,服从分配,服从国家需要,到国家需要的地方去,鼓励大家去一些更加偏远、艰苦的地方去锻炼。我1965年毕业,当时是分配到中条山有色金属篦子沟矿,中条山是一个以矿山冶炼为主体的铜基地,从1958年开始基本建设;就我个人来说,当时觉得就是有事做了,而且中条山还是一个新建、规模比较大的企业,所以那时候主要还是想能发挥自己的专业。

  者:这个专业是您的兴趣吗?

王会长:这个怎么说呢,我们那个年代,那个年龄,好像不是太从兴趣出发,主要还是从国家建设的需要去考虑;当时大家比较重视重工业,基础工业,你看那个时候我们国内的八大学院:钢铁、石油、地质、煤炭、航空等这些都是基础工业,我们报考专业时,只有一个思想,就是奔重工业方向,再细的东西当时也没去考虑。

如果管理做不好,企业肯定是搞不好的

  者:您这么一干就是整整45年!

王会长:我是在20001231就退休了,再过一天就是60岁,那时候管理体制变化,国家有色金属工业局要撤销,就组织成立了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我就到协会工作,就这样,我在有色金属协会一干又是十年,我今年已经69岁了。

  者:那您在毕业工作期间有没有过转行之类的打算?

王会长:我们那个年代呢,基本上还是要说服从组织安排的,我在中条山从技术员一直做到总经理,从1965年至1986年,近20年吧,那时我才45岁;然后又调到沈阳工作,那是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沈阳地区公司,在那里又做了11年多经理、党组书记,离开沈阳时我已经56岁了。你担任了一定的职务,就承担相应的责任,中间说不干了,这个比较不现实,不像你们现在的年龄和现在的情况,可以有很多选择,时代背景不一样了,现在是双向选择。

  者:我们知道,王会长还参加过《崩落采矿法》、《有色金属企业管理学》的编撰工作,据我们了解,《有色金属企业管理学》是东北大学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编写这本书的时候,您应该还在沈阳公司担任总经理、党组书记吧?在如此繁忙的工作前提下,您怎么会考虑到将有色金属企业管理作为一个课题进行出书呢?其中的故事,还希望王会长可以跟我们一起分享?

王会长:我当时在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沈阳地区公司,当时要负责管理20个企事业单位,10万职工,如果加上职工家属,近40万人。企业管理,对于搞企业的来说,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不管企业大小,不管企业性质,如果管理做不好,企业肯定是搞不好的。企业是由人组织的,但人是不断变动的,新老不断交替,有些组织机构也会变动,不可能说你培养好一批人才,就可以一劳永逸了;另外管理本身也是不断进步的,无论是理念还是方法,都是在随着时代不断更新的。因此我觉得,在不同的时代,应该有不同的管理工具书,以方便处在不同职位的人查阅。于是就组织各方面的专家学者40多人,编了一年多,我担任主编,在实际工作中起一个组织的作用,动笔的那些专家学者,前前后后修改了十几遍,然后公开发行,目的就是为了有色金属企业可以更加重视并加强企业管理。


 

工作就是兴趣爱好

  者:王会长您是2001年的时候任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的,之后你又把精力投到了再生有色金属行业球磨机,在接下这个重任后,您当时的考虑是什么?

王会长:也不是什么重任,只是那个时候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刚刚成立,也需要一些对这个行业熟悉、而且跟企业联系有一定基础的人做行业管理,所以我们这些岁数较大的人就到协会了,当时人手比较紧,还是希望我多承担些工作当这个副会长。2002年,又牵头成立了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再生金属分会,当时的考虑就是怎么样为我国再生有色金属行业球磨机的发展打开局面服好务,为行业发展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为国家的节能减排做点贡献。没想,这一干就到了古稀之年了(笑)。

  者:王会长您是属于那种闲不住的人吧?

王会长:这个说的也算恰当,我业余爱好太少了,这一辈子工作都在比较繁忙的岗位上,业余就是看书、看报、看资料,眼里头没东西就感觉空落落的,已经成了习惯了,很难改了(笑)。


 

  者:这段时间我们看您的资料时才发现,直到现在,您工作调研还是亲力亲为,行程也是安排的满满的,今年4月下旬,您在山东调研;5月中旬,您又在安徽,接下来又去江苏;7月上旬您在河北,7月中旬您又到了河南……

 

王会长:现在国家发展速度这么快,再生有色金属产业也确实是日新月异,行业动态变化快,你不调研,没办法向国家有关部门说明行业实际情况和企业面临的问题,虽然我们协会下面的人也去,但二手资料总不及自己亲身体会来的更直接,这就是我们工作的基础。

  者:那令您如此投入的动力是什么?

王会长:也说不上什么动力(笑),这确实已成为一种习惯吧,也是工作的需要。现在我们协会服务的不仅仅是国有企业,民企,三资,港澳台等各类企业都在我们服务的范围内,他们各有各的视角、习惯和思维方式,如果仅仅看材料,有些他们内心的想法就很难反映出来,只有相互交谈,才能掌握企业的实际情况,才能从实际的情况出发,帮政府制定政策、调整政策、制定规划方针。你看现在的国家领导人都在不停的调研,他们的责任和担子更大更重,我们作为一个小局部,更要从实际出发,也是尽我的微薄之力吧。

如果他们需要,我也可以走上讲台


 

  者:20105月,您受聘于江苏技术师范学院兼职教授,您当时说,我国再生金属事业任重而道远,相信这又是一个值得分享的故事?

王会长:其实这个事呢,跟再生金属领域有关系,原来我是负责铜铝铅锌原生有色金属这四个大品种的,后来成立了再生金属分会,于是我又兼任了再生金属分会的会长;我发现,我们国内再生金属利用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无论是技术装备、工艺等都比较落后,而且再生金属企业绝大部分都是民营企业,他们起步比较晚、起点低,企业规模比较小,产业比较分散等,技术和管理力量比较弱,但这些企业的机制好,怎么办呢?所以必须加快产业升级,比大型国企更需要走产学研相结合,即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的发展路线。江苏技术师范学院近年来在再生金属产业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并依托该校优势学科从国家教育部申请设立了资源循环科学与技术本科专业,对我国再生金属行业来说,这个专业是很需要的,这很重要,所以他们聘我做兼职教授,我觉得也好。毕竟这样可以进一步加强与院校的沟通,让他们了解我们国内再生金属行业需要什么,我们也可以了解他们能做什么,更好地推动高等院校的专业设立同行业发展紧密结合起来,当然我这个教授主要任务还不是去教课。说到底,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更好地推动我国再生有色金属行业球磨机的技术进步吧。如果他们要我去讲课,我就向同学们讲我国再生有色金属产业的发展情况,对技术进步、产业升级的需要和期望的研究课题。


 

  者:我们发现,有时候企业的利益会与国家的政策相悖,这时再生金属企业会生出一些对国家政策的不理解情绪,相信作为协助政府监督管理制定再生利用各项政策、方针、法规的再生金属分会也常常会面临需要解决这些棘手问题的时候,您作为再生金属分会的会长,能不能跟大家谈谈您的应对经验?

王会长: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因为再生金属行业有好多品种,而大家出于不同的视角,想法和做法有很大差异。对政府有关部门,我们坚持经常性调研,不断的提出建议,有时候,国家有关部门也会派出相关人员跟我们一起调研,协会就作为一个桥梁,把典型的代表性企业找出来召开座谈会,提供相关资料,为政府制定政策法规提供尽可能好的参考素材。对于企业来说,我们希望与他们保持良好的经常性的沟通,通过他们的真实情况反映,结合我国再生金属行业发展的需要,提出适合企业综合发展的建议和规划,从中也起到一个协调的作用。

主要是心态平和

  者:聊了这么多工作上的事,我们与王会长聊聊生活!您现在的工作强度也不算低,您是怎么将工作与家庭生活协调平衡的?

王会长:我的家庭比较简单,老伴现在也退休了,孩子们也都大了,我也没什么需要操心的,而且我的工作状态已经几十年了,他们也习惯了(笑)。

  者:那您平时有没有发展点别的兴趣爱好呢?

王会长:我在中条山开始担任领导职务后,感觉就没有闲下来的时候,自然也没有精力去发展别的爱好,于是日久成了习惯,工作就成了非常好的兴趣爱好,如果闲下来,就觉得无所事事。像打麻将之类的休闲,我是属于懂原理、操作速度很慢的那种,也就形不成兴趣。我觉得还不如帮助年轻的同志做一些事,或是一起去做些事,这样有种安慰感,这样心情也觉得充实点。如果不工作了,生活怎么打理,脑子不能闲着,关注行业内的事,恐怕是很自然的,习惯了嘛,当然不在其位就不要谋其政了。另外我现在也尝试着进进厨房,进厨房的好处呢,一是人在不停的运动,第二呢也可以跟老伴说说话,再者嘛,现在有很多健康、美食的节目,可以学做一点,既是一种消遣,也可小满口福,这种年龄恐怕不能做激烈的活动,散散步、走走路而已,最主要是心态的平和。(笑)

  者:再次感谢王会长!谢谢!祝您身体更加健康,生活更加如意!

 

(责任编辑:朱竹)
CORAON
本网凡注明出处为“《中国再生有色金属》”的所有稿件,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2290313联系授权事宜;转载请务必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再生有色金属》"。本网未注明出处和转载的,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仅供读者参考,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本网站概不负任何责任。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推荐内容